葉繁星尷尬地低下頭,發現自己竟然沉浸在了美色當中。她笑道:“沒有。不過盛況過來做什麼?”

    葉繁星尷尬地低下頭,發現自己竟然沉浸在了美色當中。她笑道:“沒有。不過盛況過來做什麼?”
“來找東子的,聽說,蘇琳歡生下孩子後,就要和盛況離婚。”

霍振東有什麼事,倒不瞞着傅景遇,都跟他說了。

葉繁星想起霍振東跟蘇琳歡以前的關係,“他們沒有打起來吧?”

“沒有。” 武煉 傅景遇想起霍振東說的,盛況想成全東子跟蘇琳歡,表情有點複雜。

蘇琳歡能夠有個這麼愛她,甚至不介意她跟霍振東關係的男人,也算是好命了,她卻如此不珍惜。

葉繁星問道:“那她大概什麼時候生?”

傅景遇有些無奈地看着自己家的傻老婆,“你老公我又不是萬能的,她的事情我怎麼知道?”

“……”葉繁星笑了笑,“可是你在我心裏,就是萬能的啊!我還以爲你什麼都知道。”

傅景遇轉過頭去,不跟她說話了。

葉繁星望着他的背影,笑了笑,說:“對了,我下週六有個籤售會,在錦城,你有沒有時間?”

這是葉繁星第一次答應辦籤售會,她膽子還挺小的,想着如果大叔能夠陪自己過去,那該多好。

傅景遇說:“下週六我有事,可能去不了。”

看着他淡漠的樣子,葉繁星覺得有點遺憾,不過,她表示理解,“快過春節了,你應該很忙吧?”

傅景遇點頭,“是啊!一堆事情要處理。”

-

蘇琳歡坐在房間裏,打開了抽屜,看着裏面,霍振東的照片。

以前他們還好着的時候,拍了不少的照片,她看着照片上的他,發現他真的很好看。

人似乎總要在失去的時候,才會明白,藏在自己心底深處的是什麼。

每次看着他的臉,她都會有一種心痛的感覺。

沒關係,再等等,等生下這個孩子,她就能回到他身邊了。

突然,一隻手伸了過來,奪走了她手中的照片。

蘇琳歡頓了一下,看着這個侵犯自己隱私的男人,怒道:“還給我。”

盛況望着蘇琳歡,雖然他們要離婚了,但現在,蘇琳歡是他的妻子,看着她這樣牽掛着別的男人,作爲男人,他的心裏很不好受。

可是,如果他這時候跟她計較這些,勢必又要跟她吵架。

他放柔了語氣,“早點睡吧,不早了。”

“不用你關心。”蘇琳歡一把奪過了他手裏的照片,“我警告你不要亂碰我的東西!盛況,我們馬上就要離婚的,你以爲你是誰?就算我生下這個孩子,我也絕對不會多看你一眼,所以,你不要白日做夢了。”

只有霍振東,只有她的東子,是她這輩子想愛下去的男人。

至於盛況,在她眼裏,就是個給她提鞋都不配的臭蟲。 發完毒誓,夜冰微從地上起來,袍子上有跪在地上沾上的灰塵,他顧不得伸手去撣。

付之一笑:“瀟兒現在可相信本王說的話了?”

慕瀟瀟盯着他那張品貌非凡的臉搖頭。

夜冰微臉上的笑意短時間的凝固。

“你那誓言老掉牙了,我要讓你重新發毒誓。”

夜冰微的心裏纏着一團火,他盯着慕瀟瀟那張得寸進尺的臉。

當今世上,還沒有哪個女人能讓他低三下氣到這種地步。

他的大手上激起一排青筋,在慕瀟瀟向他看過來之際,他快速的將手背在身後,

俊美的臉上激起一抹柔和激盪的笑意,目含寵溺:“好,聽瀟兒的,瀟兒想讓本王發什麼樣的毒誓?”

看他答應,慕瀟瀟高興的像是一個孩子,一張美麗的小臉,神色飛揚,眉飛色舞。

“你先跪下,我告訴你怎麼發毒誓。”

夜冰微聽話跪在地上。

“若是本王奪得皇位,定會好好對待瀟兒,封她爲後。”

這是他曾經就向她承諾的。

夜冰微不疑有它,重複着:“若是本王奪得皇位,定會好好對待瀟兒,封她爲後。”

“本王若是違背誓言,不出三日,江山必毀,夜氏一族,盡數破滅。”

“五馬分屍,不得好死,生生世世,不得爲人!”

“瀟兒....”

“說啊!”

“這——”

“你要是不說,怎麼能證明你對我的那些承諾是真的,你要是說我就信你,不說就算了!反正你們男人沒有一個能靠得住的,你就和我二哥一樣,花言巧語。”

夜冰微不是個信邪的人,但他對江山看重的程度,實在是太重了,比他的命還要重要,這種毒誓發出來...

他張着嘴,實在難以說出口。

慕瀟瀟臉色漸漸變冷:“算了!不發就不發!以後都別進宮來找我了!”

她憤憤的轉身就要走。

夜冰微一把拉住她。

看她的神情越來越冷,眸子裏的寒意煞氣越來越重。

他跪回地上,嘴裏蹦字:“本王若是違背誓言,不出三日,江山必毀,夜氏一族,盡數破滅。”

“還有呢?”

他吞吞吐吐,“五馬分屍,不得好死,生生世世,不得爲人!”

慕瀟瀟意足,高興的撲到他的懷裏。

“冰微,你對我可真好,我剛纔是和你開玩笑呢,我就知道你是最喜歡我的,以後肯定會好好對我。”

夜冰微橫眉冷對她的後腦勺,大掌蓋上去,溫柔的撫摸着:“本王的心意,瀟瀟能明白最好。”

“不準再質疑本王對你的情意,要不然,本王可要生氣了。”

“不會了不會了!”

她知足的笑了,嘴邊的弧度彎的和月牙一樣美麗。

夜冰微的大手從她的後腦上,慢慢的移到她的脖子後面,把她的腦袋輕輕的扳到自己面前,對上她那張明豔動人的小臉:“本王新提拔上來一名青年才俊。”
Go to top